苦行

【明诚X明台】没有标题

几乎没有人会把安静这个词和童稚时期的明台联想在一起。

明家最受宠爱的小少爷、小家伙、小宝贝,无法无天的主。即使是在七岁八岁狗都嫌的年纪里,凭着那张长得实在是讨喜的脸蛋和撒娇的本事仍然是哥哥姐姐们的心头肉。

他走到哪儿,笑声吵闹声就带到哪儿,疯得不行的时候,整个明公馆都回荡着他“呜呜哇哇”的大叫声。明家家长早逝,几乎是靠明镜一人撑起一片天,家里两个弟弟,几个仆人,偌大的明公馆未免显得冷清了点,也亏得这个捡来的弟弟,这幢房子冷冷的金色的外壳渐渐变得五彩斑斓起来,有烟火气,有欢声有笑语。明台开心,哥哥姐姐也开心,明台笑得畅快,哥哥姐姐也是笑得见牙不见眼,时常笑得累了一把把小少爷搂怀里:“我们明台,我们家的开心果”,或者是“明小少爷最知道怎么治我们了”。

小孩子是最会自娱自乐的了,即使没有人陪着,也总能找出许多乐子来,就比如,乐此不疲地在客厅通二楼的阶梯上蹦蹦跳跳,就是简简单单的蹦蹦跳跳,也能玩上个把时辰。明台五岁了,仍然对这个游戏上瘾。在一个阳光还算好的下午,他正在楼梯上一级一级地往下蹦着,大姐大哥带着一个新鲜的小人儿回来了,明台也是小人儿,但他见这个新鲜比大哥大姐矮上许多瘦上许多就觉得他是个小人儿,小人儿太瘦了,但是风刮不走,人虽然低着头却也脊背挺直稳稳站着。明台跑下了楼梯,小皮鞋带起一串“哒哒哒”,他凑近了想看看这个小人儿的脸,哎,小人儿比他高!明镜摸摸他的头,
“明台,你看,这个哥哥叫阿诚,哥哥以前过得不好,明台要对哥哥好呀。”

明台再看仔细一点,看见阿诚脸上脖子上手上的旧疤新痕,一下子扑进姐姐怀里,小小声对着姐姐耳朵说:“哥哥是不是很疼?”说完鼻子一酸眼眶就红了,明镜赶忙捏捏小脸。

“我们明台,去问问哥哥疼不疼。”

阿诚看起来有点拘谨,一直盯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那个小少爷又挨了过来,牵着他的手放嘴前哈气。

“我给你呼呼了,你疼不疼?”

哈完两手又拉着他往下。

“还有上面,上面也疼。”望着明台亮晶晶红彤彤的眼睛,他终于出声:“小少爷,我不疼了。谢谢大小姐大少爷。”明镜轻拍了一下他,眼里还蓄着泪。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明家的一员了,我是明镜,是大姐,他是明楼,是大哥,这个小少爷是我们明台我们弟弟。来,叫大姐。”

“大姐,大哥,小少爷。”

“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呀?”

“小少爷,明台,弟弟。”阿诚喃喃,紧接着被扑了个满怀。

“阿诚哥,阿诚哥,阿诚哥。我喜欢这么叫。阿诚哥。”

后面的故事还很长,岁月温柔,相遇使每段小小的时光都变成绮丽的样子,遇见你,我才会完整。

/lct

莫名觉得写作“明诚X明台”非常带感,啊,我污糟的内心。

评论
热度(18)

苦行

明台/诚台/黄少天中心

© 苦行 | Powered by LOFTER